| | | 百度

跨越10年两场演讲,看美国中东政策的变与不变

2019-01-21 15:10 新华国际
百度 一是把学习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作为首要政治任务。

  ??2009年初夏,就职美国总统不久的奥巴马来到埃及最高学府开罗大学,做一场名为“新开端”的演讲。

  奥巴马说:“我来到这里,是要在美国和穆斯林世界之间寻求一种以共同利益和相互尊重为基点的新开端。”

  10年后的新年伊始,正在中东访问的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埃及最知名的私立大学——开罗美国大学发表演讲。他直指奥巴马政府的中东政策,称“现在是迎来真正‘新开端’的时候了” 。

  一位是总统,一位是国务卿。按官阶看,两场演讲并不对等,但两场演讲都恰逢美国宣布从伊拉克和叙利亚撤军后不久,引发地区各国高度关注,被视为地区局势的风向标。

  2009年和2019年的中东,被“阿拉伯之春”、伊朗核协定、“伊斯兰国”、难民危机等分隔为两个世界。奥巴马和蓬佩奥各自在开罗进行的两次演讲,展现了美国中东政策的哪些变化与不变?

  中东政策两大调整

  奥巴马演讲前几个月,刚刚宣布从伊拉克撤军;而特朗普也在上个月宣布从叙利亚撤军。虽间隔十年,演讲主题却是殊途同归:都是为了向中东各国乃至全世界阐述,美国如何一方面减少在地区的军事存在,一方面应对中东诸多危机 。

  奥巴马的演讲,侧重于打击极端主义、巴以问题、伊朗核问题等7个方面。蓬佩奥则没有区分主题,其演讲始终紧紧围绕两个方面:指责奥巴马政府的中东政策和伊朗。

尽管没有点名,蓬佩奥在演讲中用“那个也曾站在你们面前的美国人” 指代奥巴马。

  蓬佩奥说:“他告诉你们,极端恐怖主义并非来自意识形态,美国在9⋅11之后抛弃了理想,美国和穆斯林世界需要一个‘新开始’……他的这些误判,带来悲惨后果。”

  蓬佩奥在演讲中批评了奥巴马的中东政策,称奥巴马政府严重低估了极端主义的韧性和邪恶,美国当年在中东地区的缺席直接导致了该地区恐怖主义盛行。

  具体而言,这两场演讲显示美国中东政策在十年间至少发生两个转变:

  第一,巴以问题上日趋偏袒以色列。

  奥巴马支持实现以色列与巴勒斯坦和平共处的“两国方案”,称该方案符合各方的利益。

  他在演讲中提到,犹太人应有自己的国家,然而“许多巴勒斯坦人每天都在遭受侮辱,这是不可接受的”。他敦促以色列停止在约旦河西岸扩建犹太人定居点,同时敦促巴勒斯坦伊斯兰抵抗运动(哈马斯)等派别结束暴力行动,承认和平协议和以色列的生存权。他还呼吁阿拉伯国家积极促进巴以和平进程。

  奥巴马当时的表态,试图在巴以双方立场间折中,获得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和以色列双方的欢迎。只是,由于美国方面缺乏可行方案等种种复杂原因,巴以问题延宕至今。

  在特朗普就任总统后,对以色列可谓“关怀备至”,在是否支持“两国方案”上多次反复,试图提出一份“世纪协议”,推动巴以实现最终和平。

  此外,特朗普将美国驻以色列大使馆由特拉维夫迁往耶路撒冷,引发巴勒斯坦方面强烈不满。

  蓬佩奥的演讲延续了特朗普在巴以问题上的基本精神:他只字未提“两国方案”,而是呼吁地区各国“抛弃旧有的敌对关系,共同应对伊朗的威胁”,并列举了以色列与阿拉伯国家近期在外交上的突破。

  他还说,美国将继续确保以色列拥有保卫自己和打击伊朗政权冒险主义侵略行为的军事能力。

  蓬佩奥的演讲再次明确了美国在巴以问题上偏袒以色列的基调,并称前任政府是“胆怯,懦弱的”。

  第二,将伊朗定义为最大敌人。

  奥巴马在2009年的演讲中说,美国愿与伊朗在相互尊重基础上解决双方之间的问题,这一意愿没有先决条件。美国致力于促成一个没有核武器的世界,同时也认为世界各国,包括伊朗在内,在遵守核不扩散条约的基础上拥有和平利用核能的权利。

  最终,在奥巴马第二个任期内,伊朗与伊核问题六国(美国、英国、法国、俄罗斯、中国和德国)于2015年达成伊核协议。

  特朗普自竞选时就极力反对伊核协议,称这是奥巴马犯下的大错。2018年5月,特朗普宣布美国将退出伊核协议,并重启因协议而豁免的对伊制裁。

  更为重要的是,美国政府将伊朗视为中东地区不稳定的源泉,这在蓬佩奥的演讲中展现得淋漓尽致:他将伊朗与叙利亚、黎巴嫩、也门当前的不稳定局势联系起来,并断言只要伊朗不改变其做法,中东将永远实现不了安全和稳定。

  他说,目前美国对伊朗的经济制裁是历史上最严厉的制裁措施,如果伊朗政权不改变其威胁美国和国际社会的政策,这些制裁措施还会更加严厉。

  撤军重蹈覆辙?

  撤军是这两次演讲的共同背景和重要内容。奥巴马在演讲前几个月宣布从伊拉克撤军的计划。在开罗演讲中,他提到,与阿富汗战争不同,伊拉克是美国选择的战争,有许多争议。奥巴马重申了他的撤军计划,也就是在09年7月前从伊拉克城市撤军,12年前完全撤军。

  只是,奥巴马从伊拉克撤军的计划虽然艰难地在2011年年底实现,然而在极端组织“伊斯兰国”于叙利亚、伊拉克崛起后,美军又回到了这里。目前,仍有大约5000名美国军事人员驻扎在伊拉克境内,2000人驻扎在叙利亚。

  接近10年后,特朗普也表示将从叙利亚撤军,然而这一决定却遭到其幕僚和中东地区盟友的反对。为此,他改口称要在彻底消灭“伊斯兰国”后再行撤军,并不设立具体的撤军时间表。

  蓬佩奥此次出访中东,主要任务之一就是向美国盟友解释,撤军不会影响当前反恐局势。

  在他的演讲中,蓬佩奥提到,美国政府此前反复改口“并不矛盾”,同时美国不会在反恐战争结束前撤退。

  只是,美军从伊拉克撤而又回的教训还在眼前。在蓬佩奥的演讲中,他说“美国一撤退,混乱局面就接踵而至”。这一明显针对奥巴马从伊拉克撤军决定的判断,又怎能令美国的盟友放心,叙利亚不会成为第二个伊拉克?

  10年时间,很短也很长

  2009年的奥巴马鲜衣怒马、意气风发,头发依旧乌黑。

  奥巴马当时精力很好。他前一天刚结束在沙特的访问,演讲当天早上才抵达开罗。演讲结束后,他当晚离开开罗,在埃及停留的时间不到24小时。

  白宫此前以各种途径向外界吹风,“新开端”演讲足够“事先张扬”,全球各家媒体云集开罗大学,都不想失去见证历史的机会。

  这些媒体中,更是只有少数几人获得了在演讲后参加奥巴马圆桌记者会的机会。

  从白宫发布的照片看,一刻不停演讲接近一小时的奥巴马看不出疲态,兴致不减的他与各国记者侃侃而谈。

  一名身着海湾传统服饰的记者坐在奥巴马左边,低头思索着什么。他的名字叫卡舒吉。

  10年之前,10年之后……

  10年,对于开罗这座城市而言只是白驹过隙。但对于国家和个人命运,10年却又很长,很多事情发生,一些人来来往往。  ?????

责编:蒋莉蓉
分享:

推荐阅读

百度 技术支持:克隆蜘蛛池 www.kelongchi.com